污力虫虫

摸鱼新手 修行ing(●°u°●)​ 」

描之前画的水彩~( ̄▽ ̄~)~加了点东西 这个图就叫“刀啊 我偷对面的火养你呀”

BLUE拟人(●—●)
只会画大头的我 大头使我快乐_(:з」∠)_

占tag求文

应该是这两天某位太太写的,大概是tony把小虫shang了但是自己以为在做梦,结果醒来发现是真的,应该是abo

3
不知道长短 不定时更一更
cp:灯刀;狰势提及
有御魂人形(大概就是只有进到屋里能看到)
式神传记提及少
大多自己经历(作为阴阳师的脑蝉行为)
我就是个画画的_(:з」∠)_
以上 不喜绕道哈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和狰搭档的姑获鸟虽然没有从前的暴击,但以几乎百分百的反击率让她在“新来的”式神面前刷爆了存在感。姑获鸟的身边开始围着一些刚刚觉醒的妖怪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山兔说姑姑曾经是最厉害的式神,为什么现在才出来战斗呢?”百目鬼眨巴着眼睛望着姑获鸟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晴明大人要专心的考虑如何管理寮,所以就专心的培养妖刀姬呀,她可以更好的保护大家。”姑获鸟对百目鬼温和地说。“姑姑 姑姑……”小崽子们的问题很多姑获鸟也再一次体验到了充实的生活。她享受那种为别人战斗的感觉,看着这群式神们一点一点长大 羽翼变得丰满,她很开心又欣慰,姑获鸟觉得这就是她的使命,她想一直为新来的式神们战斗下去。
       大约半个月过去这天姑获鸟拿着一个大包袱来到了青行灯屋前,敲了敲门。“青行灯,在么?”

“在的是姑姑吗?”青行灯打开房门,坐在塌上的破势向门口望了望,看到了红色得神兽也跟着进来,开心的迎了上去,两个御魂便跑到房间角落里叙旧。姑获鸟把包袱打开,里面有六七个各色达摩和两个六星的三味,青行灯愣了一下“这是……”
“晴明大人不好意思给你送来,我帮他送过来给你,这几天打石距掉了不少好东西,还有这些达摩,他那天有点兴奋,有点不理性,事后时候给你搜罗了这么一堆东西,”姑获鸟停顿了一下看着她“你还是刀身边的最佳搭档 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傍晚妖刀姬拖着一身的疲惫来到了青行灯的房间,她刚刚打开门 就看到了金光闪闪的青行灯,妖刀姬感受到空气中的妖力变得更强大了“阿灯!”妖刀姬抱住她
“回来了。”青行灯回抱住她轻轻吻了吻她的头发。晴明的礼物让她变得更强大,让她们再次比肩而战。

ps新式神是指我【没错就是我】最近抽到的式神,各种漂亮的小姐姐(⑉°з°)-♡
   闪闪发光的设定是每个式神升星后都会发光bulingbuling的,没多久会消失。
  那两天石距真的掉了不少好东西啊,文中的三味就是😂

2
不知道长短 不定时更一更
cp:灯刀;珍珠草提及
有御魂人形(大概就是只有进到屋里能看到)
式神传记提及少
大多自己经历(作为阴阳师的脑蝉行为)
我就是个画画的_(:з」∠)_
以上 不喜绕道哈

        “今天大家都累了,结界我们明天打。”晴明捏了捏鼻梁说到。在场的妖怪们有些诧异,今天很多任务还没打一点又不像晴明的风格,但看了看一心扑在青行灯身上的妖刀,众式神明白过来相互寒暄了几句,就回了自己的房间。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姑获鸟回到房间,坐在桌前,一只红色的神兽乖顺的依偎在她身边,“好久不见,老朋友。”附上神兽头和它打着招呼,狰舒服的叫了一声用鼻子去蹭姑获鸟的掌心,虽然不是针女但是能和老朋友一起再次战斗这也是姑获鸟所期望的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妖刀姬抱着青行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进门的一瞬间身边出现了两个人影,红发如针的女人看到了青行灯不禁吐槽了一下,为什么会有式神转换票这个东西。而另一个蓝发的黑色少女则担忧望了望妖刀姬,随她一起跪坐在塌上。妖刀姬的手附上青行灯的脸庞,有些冷没有了往日的活力。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妖刀姬大人。”莹草的声音在房外响起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莹草?”妖刀姬有些疑惑随即莹草进到了房里,随同出现的还有一个比莹草高一头的蓝色双马尾。  
       “晴明大人让我把这个交给青行灯大人。”莹草抱着两个黑蛋有些脸红,她很崇拜像妖刀姬青行灯这样的大妖怪 ,珍珠看她羞成这样不禁有些醋意笑眯眯的说: “东西我们带到了,就请大人们好好享用吧~”然后拖着莹草走出了屋子。 
       “唉,珍珠姐姐。”莹草急忙把黑蛋放在塌上歉意的笑了下,就被拖走了。  
         妖刀姬有些不明所以,针女和破势一阵恶寒明明是温柔的防御小姐姐怎么如此腹黑,转眼看到青行灯已经睁开眼,妖刀姬把黑蛋递过去别过脸:“这是晴明大人给的,吃完后会舒服些。”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青行灯的身上还是没有力气,部分妖力得抽离,使她气息紊乱。看着这个现在比自己高两星的大妖怪有些别扭的说话,青行灯感到有些小开心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阿刀,如果以后不能一起战斗了,每天要给我讲故事哦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唉?!灯,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阿刀,寮里的大家都想和你好好相处,别担心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接下来的几天妖刀姬开始观察大家都在干什么,和大家渐渐交流每天回去和青行灯说战斗时遇到的趣事,比如自己被针对但最后对方被莹草打败,虽然没有抢到一速但以自己十六刀结束战斗,晴明又抽到二十几张r卡等等。
        妖刀发现那些小妖怪开始和自己打招呼,姑姑也总是用看幼时自己的眼神再次望着寮里的崽子们,寮里的觉醒式神很多但大多都只能在寮里呆着,后来神乐偶尔也带着姑获鸟去给这些式神升升级。
        最近晴明总是再打石距一天打很多次,勾玉都用来买体力了,这次好像掉了什么好东西,晴明也不和她们说,自己藏了起来。青行灯看着妖刀姬渐渐融入寮里很开心,每天听着她讲的趣事,心中又有些伤感,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回到战场上。

ps姑姑叫狰老朋友是因为之前的这是从前莹草的御魂
这个设定就是 ,回到房间里的式神永远不会孤单 御魂会陪着他们

不知道长短 不定时更一更
cp:灯刀;珍珠草提及
有御魂人形(大概就是只有进到屋里能看到)
式神传记提及少
大多自己经历(作为阴阳师的脑蝉行为)
我就是个画画的_(:з」∠)_
以上 不喜绕道哈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今天的晴明似乎杀红了眼,看着对结界对面那些强大的式神,他想了一会儿狠下心,带着队伍回到自己的结界,悄悄在妖刀姬歇息的时候叫来了在结界里的姑获鸟和青行灯,姑获鸟身着华服气势不减当年,很久没有好好看这个曾经寮里的大功臣了,晴明看着她又看了看旁边的青行灯把一张纸一样的东西交给青行灯。青行灯看到纸后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 晴明说:“你的御魂不行打这结界会影响其他人的输出,换成姑获鸟吧,她的御魂是之前狰草换下来的伤害比你高,妖刀接下来也好打些,灯,你看。。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了晴明大人”青行灯喊姑或鸟,“来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当时青行灯来到寮里的时候姑姑已经不再带狗粮或是新来的式神,晴明当年很倔就和在一样,奋力培养妖刀和莹草,最好的御魂最先升星,前些天妖刀刚刚升到六星加满了技能,每天经历无数次的战斗,而青行灯一直是作为妖刀的先手,她们一直是最好的搭档。可最近晴明在打结界时频频失利,也经常把目光看向青行灯,她早料到会有这一天。
         姑获鸟和青行灯一左一右站好晴明默默念着咒语,一阵金光闪过青行灯觉得身体里的妖力有些不稳,力量渐渐被抽离渐渐飘散,她的视线也开始模糊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阿灯!阿灯!”阿刀?她看到有一个黄色身影向她奔来,然后便失去意识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仪式结束,妖刀姬跑了过来接住了从半空中掉下来的青行灯。莹草跑来告诉正在小睡的她,晴明大人要给灯和姑姑转换星级,她疯了似的跑来,看到半空中眼神迷茫的灯,姑获鸟轻轻落下怜惜的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妖刀姬,这孩子小时候是姑获鸟一手带大,妖刀姬那时候离谁都远远的,生怕自己伤了别人,长大后连经常一起战斗的莹草都说妖刀姬离大家很远,她从没见妖刀如此急切的抱着一个妖怪,听说她们最佳搭档……而这次清明的意思是让自己代替青行灯的位置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姑姑……”妖刀姬看向姑获鸟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那身金銮鹤羽是刚满四星的她打了很久才打到的。晴明也为姑获鸟升了四星,但后来姑获鸟带大的式神一个一个成长渐强,而她却停留在原地看着那群小崽子们渐行渐远。 妖刀是寮里的大将,她“代替了”姑获鸟,每晚拖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寮里总能看到姑获鸟的房间点着灯,一遍又一般的擦拭伞剑,期待着再次回到那片战场。
  
短小……对话废……头一次写……望海涵……没错那个给鸟灯转换的就是我……结界突破各种打不过……我还是萌新(⑉°з°)-♡

今晚摸得草稿姑姑。。。虽然我已经把姑姑的针女扒给兔子了。。。虽然姑姑现在是裸奔。。。但是姑姑是皮肤最多的说啥也不能扔,还有姑姑可是当年寮里的扛把子|。・㉨・)っ♡ 喜欢你♪